扫一扫

今天是:
站内检索:
   
吕 麟
2017年10月12日 11:18 襄州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【字号: 】【打印

          吕 麟

吕麟,乳名小喜,学名顺成,号叶达,1900年8月1日出生在湖北省襄阳县东津湾附近的吕家湾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。其父吕华祥靠租佃田兼做小本生意维持生计。吕麟兄弟五人,他行二。兄及三弟因家境穷困,早年夭折。16岁那年,父亲送他进彭家庙私塾读书。1924年秋,吕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北省立第十中学。这时,革命先驱萧楚女在襄阳播下的革命火种,正以燎原之势,从湖北省立第二师范向襄阳各校蔓延。吕麟跨入十中,看到襄阳的新气象,听到同学们宣传的革命道理,就像见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使他十分着迷。他千方百计地打听二师-的情况,缠着向高年级的同学借阅革命刊物,他如饥似渴地研读,进而和要好的同学议论时弊,畅谈理想,并积极地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中去。
  他的行为引起了党团特支书记谢远定的注意,主动送给他进步刊物看,并对他进行共产主义教育,启发他的政治觉悟。吕麟心领神会,斗争更加坚决。
  1926年春,北洋军阀驻襄(阳)郧(阳)镇守使张联升,怕引起更大社会风潮以策应北伐,下令学校提前放假。谢远定利用这个机会,组织党团员和进步学生下乡开展农动。吕麟被派回家乡,发展组织,迎接北伐军。他向贫苦农民宣传共产党的主张,发动大家反对封建剥削,实行耕者有其田,号召妇女参加革命活动,实行男女平等。贫苦农民听了以后,就像久旱逢甘雨,滴滴润心田。

同年冬,襄阳党组织利用冬闲时间,派出大批骨干,到全县各地去领导农动。吕麟再次到家乡,创办农民夜校,领导群众进行抗捐抗税、防匪保家的斗争,并积极准备迎接北伐军。彭家庙一带农-动如火如荼,吕麟也受到了进一步的锻炼和考验。党组织根据他的一贯表现,于1927年2月接纳他为中共党员。
  四一二政变后,襄阳境内的土豪劣绅,公开组织反动民团,与农会对抗。吕家湾的豪绅吕文静对吕麟恨之骨,早欲加害。对吕家的人威胁说:“你家的娃子现在不行了,老子要杀他的。”吕麟面对恫吓毫不畏惧,仍坚定不移地带领广大贫苦农民与反动势力进行不懈的斗争。为了保存革命力量,党组织决定让他撤出东津,到襄樊从事党的地下工作。
  1927年6月,西北军高树勋部来襄阳接防,举办军政干部学校,成立学兵连。吕麟受党的派遣,投考军政干部学校,当了学兵。七一五事变后,襄樊军阀倒向汪精卫,再次向革命人民反扑,襄阳党组织遭到破坏。吕麟和地方党组织联系中断,部队上的党组织他一时又找不到。他像一个失去母亲的孤儿,苦闷、彷徨。
  1931年春,吕麟所在西北军改编为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,并被调到江西进攻中国工农红军。九一八事变后,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抗日救国的号召,第二十六路军官兵抗日情绪高涨,要求北上抗日,遭蒋介石拒绝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党在该军的地下党特别支部和部分爱国军官,针对该军的处境和广大官兵情绪,进行了大量的起义准备工作,经中共中央指示,该军在参谋长赵博生(中共党员)等人领导下,举行了著名的宁都起义,宣布参加红军,旋即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五军团,辖十三、十四、十五三个军。吕麟任第十四军指导员。
  1932年春,吕麟参加了两次围攻福建漳州的战役后,随军回师江西与第三军团会合,于7月向粤北的南雄挺进,在水口大败广东军阀陈济棠部。在水口一战,吕麟率领一个排,突进敌人腹地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拼杀,表现出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。
  1933年1月,蒋介石调其主力第九十师、第二十七师和第十四师向金溪、南城一带进犯,企图与我军在黄狮渡决战。为了保证在黄狮渡歼灭敌人,吕麟奉命在左翼长沅庙吸引和钳制三倍于已的敌人。在这一激烈战斗中,吕麟带一个连,充分利用地形地物,实行机动灵活的战术,给敌人以重大的杀伤,终于守住了阵地,和全军一起出色地完成了钳制任务。
  黄狮渡战役后,吕麟调到红五军团第十三军任经理处长,后任经理部政治委员。
  同年2月中旬,蒋介石又纠集50万兵力,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四次“围剿”。吕麟绞尽脑汁,数次冒着生命危险,为部队筹措了足够的粮食、弹药和药品,保证了部队的供给,为胜利地粉碎敌人对中央红军的第四次“围剿”作出了贡献,受到军部领导的表扬。
  1933年3、4月份,吕麟调任红五军团少共国际师供给部长。
  1934年3月,少共国际师改称第十五师,归红一军团建制,吕麟仍任供给部长。4月,吕麟参加了保卫建宁的战斗。建宁失守后,第十五师转入石城、宁化清流一带进行“短促突击”。9月,吕麟参加了兴国保卫战。随着兴国保卫战的失利,吕麟所在的部队于10月14日撤出中央根据地,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。不久,十五师被改编为红一军团第三师,吕麟任供给部长。
  1935年1月,红军进入贵州遵义。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,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。
  遵义会议后,长征部队到达贵州桐梓时,为了加强主力部队,中央决定将第三师分散编入第一、第二师。吕麟调任第一师供给部长,第一师仍然担任红军的后卫。
  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后,驻在陕北的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(简称八路军)。吕麟调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直属队任供给处长。
  1939年初春,吕麟在代师长陈光、师政治委员罗荣桓的率领下,以东进支队的名义,从山西山东挺进,3月初进入鄄城抗日前线。鄄城,位于山东西部,当时包括鄄城、郓城、菏泽在内的鲁西一带农村,土匪和国民党的散兵游勇,多如牛毛,他们与敌、伪、顽、匪不断侵扰农村,交相蹂躏,人民痛苦不堪。
  根据鄄城地下党组织提供的情况,罗荣桓和陈光决定先消灭鄄城汉奸头子刘本功及其叔父刘玉胜。刘玉胜带一个团驻扎在鄄城西北的樊坝。这个团是刘本功的台柱子。打掉这个团,消灭刘玉胜,就能在山东开辟一个新的根据地。
  吕麟对这次战斗的后勤工作做得十分仔细。在第六八六团团长杨勇的指挥下,一个夜晚就活捉刘玉胜,全歼这股敌人。
  樊坝一仗,打开了鲁西局面,并与鲁西第三四三旅、鲁南的第六八五团连成一片,开辟了湖(微山湖)西地区。
  1939年8月初,部队到达梁山。这里除了伪军以外,还有日军的一个大队,共300多人。他们听说来了八路军,就想一口吃掉。第二天由伪军领头,日本的步兵、骑兵、炮兵,气势汹汹地向我军开来。
  敌军的行踪,早被我侦知,当敌人进入我伏击圈后,经过一场苦战,全歼了这股敌人,日军大队长田敏江也死在我军的炮火中。
  梁山战斗的捷报,迅速传遍了全国。纷纷发来了贺电。一向诬蔑八路军“游而不击”的国民党顽固派,面对事实也不得不承认八路军的这次胜利。蒋介石发来了嘉奖电报,还送来3万元表示慰劳。
  战场上的缴获和蒋介石的慰劳款,充实了吕麟的金库,改善了部队的供给。
  1940年11月,第一一五师转移到沂蒙山区,和中共山东分局靠拢。山东分局住在沂水县青驼寺(现划归沂南县),第一一五师师部驻在青驼寺以西的聂家庄一带。这时,第一一五师已由一个团发展到六万人,组建了六个教导旅和四个军区。吕麟任第一一五师的供给部长兼鲁西财政处长。
  吕麟的供给任务更重了。在师和军区-的直接领导下,吕麟面对困难从容不迫,有谋略、有计划、有步骤地开展工作。他想尽一切办法,掌握了贸易、税务,对敌执行了反-的经济政策,稳定了根据地的经济。
  1942年1月,吕麟到滨海担任山东军区后勤部长。这时,正逢日本侵略军疯狂残酷的扫荡。根据地屡遭敌人破坏。但在吕麟领导下,山东后勤不但没有垮,而且总结出了坚持敌后后勤工作的丰富经验;特别是在军工厂的建设方面,获得了很大成绩。在敌人残酷“扫荡”下,吕麟管辖的军工厂每天仍在大量生产手榴弹,他到路东(津浦路以东)后,看到部队服装式样不一,战士们很有意见,他就和工人研究,改革服装样式,统一格式和标准,使全军着装一致,部队军容整齐,供给工作得到了进一步改进。
  吕麟在滨海工作时,不仅积累了一套后勤工作经验,而且在组织军工生产,利用战斗间隙发展农业生产,兴办合作社,搞活农村经济方面做出了应有的贡献。
  1943年刚由皖北进入山东的国民党李仙洲第二十八集团军,由于与山东各派的矛盾在山东不能立足,陆续撤回皖北。我八路军先于各地实力派占领了山东屋脊——沂鲁山区和诸莒山区,新开辟解放区9000平方公里。山东已无国民党的主力部队,日军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  抓住这一有利时机,吕麟积极组织军需供应,保证了八路军大反攻的顺利实施。几个月时间,将山东解放区连成一片,使敌占城市济南青岛徐州连云港成为几个孤岛,直到日军投降。
  1945年9月,吕麟随萧华率领三万大军告别山东老根据地,横渡渤海,进军东北。经过一天一夜的艰苦漂泊,在大连登陆。当天吕麟随萧华搭乘一辆拉煤的火车赶往沈阳,向东北局汇报。陈云彭真听取汇报后说,已建立东满人民自卫军,由萧华任司令员兼政委,吕麟任后勤部长。
  东满人民自卫军司令部成立后,广泛发动群众,开展扩军工作,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,东满人民自卫军发展到10个团,总人数达三万五千余人。部队渡海时,大批武器都留给了山东部队;进入东北后,武器弹药十分缺乏,加之扩军发展很快,武器装备更趋紧张。吕麟把后勤工作做了部署,便带一部分干部到新开岭、桓仁等地设立后勤办事处,立即开展后勤工作。
  日伪统治东北达14年之久,建立了大量兵工厂、被服厂、武器库、弹药库等。日伪溃退时,大肆破坏和遗弃;日伪投降后,国民党派出大批特务潜入东北,同日伪勾结,把日伪顽残余组织起来,建立“先遣军”、“挺进军”,拒我接收,夺我武器,杀我人员,探我情报,发动-,破坏解放区的民主生活。
  吕麟不顾环境险恶,组织干部战士走城镇,钻深山,调查访问,发动群众,收集日伪军溃退时丢弃和掩藏的武器弹药、被服、军械及医药等物资,以保证部队急需。他还组织人员,在城市宣传落实党的城市工作政策;组织工厂开工生产,建立正常的生产秩序。后勤部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收集到大批武器装备、医药、被服、兵工机器;招收了大批工人,建立兵工厂、被服厂、医院和仓库。恢复工业生产后,使东满部队的物资供应和经费有了来源,还部分地支援了整个东北部队。
  1945年12月,东北局为加强辽东根据地的建议,决定以东满人民自卫军为基础,成立辽东军区,辖第三、第四两个纵队和辽宁安东、辽南三个军区。吕麟任辽东军区后勤部长。
  1946年秋,东北国民党采取了“先南后北,南攻北守”的作战方针,把“全面进攻”改为“重点进攻”,倾其东北主力约10万人,分三路向我南满根据地进攻,妄图先破南满我军,解其后顾之忧,转而进攻北满。在敌人重点进攻南满和我军“四保临江”期间,吕麟根据敌情变化,及时组织后勤机关、医院进行物资运转。之后,他率领后勤人员,在我有限的临江、蒙江(靖字)、长白、抚松四县解放区内,克服了各种困难,出色地完成了军队的供给任务。
  1947年,辽东军区后勤部改编为后勤司令部,吕麟任后勤司令部副司令员(也称副部长)。
  这一年,东北民主联军相继发动了夏季攻势、秋季攻势和冬季攻势。辽东军区跃出长白山,开始向国民党军全面反攻,吕麟随前线部队抓紧做好后勤工作,使得兵站、军械、供给、卫生等项事业,有条不紊地向前发展。
  1948年初,在辽(阳)鞍(山)战役中,他带领后勤人员紧跟前线部队,安排部署后勤工作。2月19日,我军解放鞍山。20日吕麟就带领后勤人员进了鞍山。这时,城里个别地方还在打枪,他不顾个人安危,及时和辽南行署主任共同研究物资安置、使用方案。他还特别指示兵工部的同志,要注意在鞍山这样的工业城市多募集一些技术人员,发挥他们的特长,在兵工方面做出贡献。3月2日,他又带领秘书和警卫员,去营口接收一批物资,同志们劝他战斗仍未结束,路上不安全,让他晚些时候再去。为了尽快把工作搞好,他谢绝了同志们的劝阻,坐上一辆卡车,朝营口奔去。上午10时左右,到了海城分水堡,突然遭到一架国民党军飞机的袭击,飞机从汽车前方俯冲扫射一排子弹,司机当即牺牲,吕麟胸部中弹。当同志们把吕麟架出汽车,抬到路旁沟坎处隐蔽时,他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

 

襄州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襄州区政府电子政务信息管理中心承办 地址:襄阳市襄州区航空路187号 邮编:441100
邮箱: xzqzfwz@163.com 鄂ICP备14010477号
联系电话:0710-2825007、2815421